• 注册
    • 财富排行榜
    • 等级排行榜
  • 御宅社社长
    御宅社社长
    努力运营新站~
  • 茶会三部曲丶
    茶会三部曲丶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晨曦酱不蠢也不笨
    晨曦酱不蠢也不笨
    非正规业余嘤嘤怪作家。
  • dqrzzq
    dqrzzq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岚丶涅槃
    岚丶涅槃
    日常划水,人畜无害。さあ !
  • 一只小青龙
    一只小青龙
    混子一枚
  • 永恒的月影
    永恒的月影
    短暂的离别,是为了永恒的厮守。月影即将暂时离开。。。拜拜
  • MasterYuri
    MasterYuri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lingdro
    lingdro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asd
    asd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御宅社社长
    御宅社社长
    努力运营新站~
  • 里饭
    里饭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那只幽灵
    那只幽灵
    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  • 夏娜
    夏娜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夏颜枫
    夏颜枫
    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  • 永恒的月影
    永恒的月影
    短暂的离别,是为了永恒的厮守。月影即将暂时离开。。。拜拜
  • 晨曦酱不蠢也不笨
    晨曦酱不蠢也不笨
    非正规业余嘤嘤怪作家。
  • lingdro
    lingdro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回億總是傷
    回億總是傷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• 茶会三部曲丶
    茶会三部曲丶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审问

    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审问

      沈玉和利奥波德.本森联系过后,又拿出了克里斯蒂安夫人给他留下来的电话号码。

      想了想,然后拨通了对方的号码。

      “您好克里斯蒂安管家先生,我是霍尔,我打这通电话过来,是想说我答应拍摄这次的纪录片了。”

      坐在古堡中,沈玉看着眼前的这份合同,上头有些法律专业的名词他不是很懂。

      “介意我查询一下吗?我对这份合同不是很懂。”

      克里斯蒂安夫人点头,“当然。”

      “你如果不放心的话,可以把这份合同拿去律师事务所鉴定也是可以的。我们会充分尊重你的决定。”

      沈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只是沉默的拿起手机开始查询上头的专有名词。这份合同的条款不多,毕竟也只是一份附加合同。只是针对于沈玉个人而言的。

      “我看完了。”

      沈玉放下手机,看着上头已经明了的合同条款,终于拿起了笔,在最下面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克里斯蒂安管家先生收起合同放在了一旁的文件袋里,绑好后又放进了在一旁恭候多时的保险箱中。

      钥匙分给了沈玉和克里斯蒂安夫人一人一个。

      “那么这份协议,就让我们彼此烂熟于心,不会给第四个人知晓。”

      沈玉看着对方的眼睛,缓缓点头。

      沈玉从宿舍搬出去的那一天,他的三个室友都在,看他再一次搬家,都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      “你医院的实习已经结束了?怎么还要从宿舍里搬东西啊,而且你出租屋里的东西我也没有看你搬回来啊。”楚潇潇说这话的时候啃着苹果,看着沈玉又提着一个密码箱出来,不由得开口问道。

      沈玉笑了笑,“接了一个新工作,和老板签了保密协议,要在那里住到工作结束。所以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    楚潇潇还没听过有什么工作协议需要签订什么保密协议的。

      “什么鬼工作还要签保密协议?你不是被骗了吧。”

      楚潇潇那个大嗓门一嚷嚷,在房间里的两个人瞬间就跑了出来。

      “??怎么回事?谁被骗了?”孙时满人没到声音就先到了,隔着门板,沈玉就听见了对方的声音,可见孙时满的声音有多大了。

      维托也差不多是同样的状态,他一开门就摇着头问道:“谁被骗了?”

      沈玉还想着走的时候能安安稳稳地走。现在看起来,应该不会有他所想的情况存在了。

      然后他就对上了维托的目光,同时身后的房门传来一句惊吓的声音,孙时满突然看到他门口还站着的人,被吓一跳。

      “你站这里干嘛啊?”孙时满话刚说完,就看到了他手里拉着的那个行李箱。

      “你拉着箱子干嘛啊?你出租屋里的东西都已经够多了怎么好要拉东西过去啊。”

      沈玉没有办法,和那两个人又解释了一下,最后对上两人怀疑的眼神,默默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    四人三对一的坐在客厅沙发上,沈玉低垂着头的模样就像是他刚刚说的话有什么隐情一样。

      看在三个人的眼里就像是被人威胁的样子。

      孙时满双手合十,撑着下巴,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用略带深沉的语气对对方说道:“玉啊,你放心,你把实情说出来,就算是本地那种大富婆,我们三兄弟也敢和你去杠一杠的。”

      说完,坐在他这边的两个人还点了点头。

      沈玉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,等他反应过来后什么心虚都没有了,操起身后的抱枕就往孙时满身上砸过去。

      “你才被富婆**了呢!”

      抱枕砸在身上不痛不痒地,孙时满也就被冲力砸了一下,接住之后对沈玉嘿嘿笑着:“那你说你找个工作签保密协议干嘛?”

      沈玉扶额,“就是因为这个工作不能和你们说,所以我才要签保密协议啊。”

      说完,他看了看时间。

      “时间已经不早了,到那里我还得坐一个多小时的火车,再晚我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    三人相视一眼,同时站起来,“那我们送送你呗。”

      路上维托问沈玉多久能完成工作回来。

      沈玉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,想了想,摇摇头,“不清楚,如果顺利的话也要两三个月,不顺利可能就需要半年了。”

      拍戏这种事情还得看天气,而且目前整个组的状态就是连剧本都没有,有的只是一个写过好几部大戏的编剧和几本日记以及一本自传书。

      “我们现在一切都还是零。我过去了才能开工。所以这还真的说不定。”

      克里斯蒂安夫人这次是赋予了他很大的权利,整个剧组都是以他为中心,包括之后的演员,都可能需要他慢慢的找。

      那同样也是极耗费时间的事情。

      所以沈玉现在是处于一眼望不到头的状态,要问他什么时候回去,半年可能都只能算得上是保守估计。

      楚潇潇惊呼:“喔,你接了个什么工作啊,不会又是拍戏吧,不过就算拍戏也不会签保密协议吧。感觉你的这个好苛刻啊。”

      维托和孙时满两人也是点头。

      沈玉苦笑。

      要是只是单纯的拍戏那就好了,可这部戏承载的感情十分不同,说句现实的话,最关键这部剧还关系到他的毕业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沈玉就有想哭的冲动了,为什么别人的毕业除了写论文的时候坎坷一些,其他的都顺利得不得了,就他的要这么折磨他?

      一行四人在那里说说闹闹的,很快就到了火车站。

      只能送进火车站口,沈玉隔着台子和几人挥手告别。

      大学来的三个兄弟,这次说不定就是正式告别了。

      沈玉要去的地方,同样是Y国的一个小镇地带。

      克里斯蒂安夫人请的剧组和编剧都已经早早的到达了那里。

      “我给你请的导演不是那么出名,但也拍过几部电影,小有名气。比不上奥利尔.萨米那样的大能,但在专业问题上,他不会出现问题。也是因为这样,到时候你们能够很好的沟通一些。”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290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